2005 年度泰澤書信

和平的未來

這封已翻譯成五十五種語言(包括廿四種亞洲語言)的書信,是由泰澤的羅哲弟兄撰寫的,並在里斯本的歐洲青年聚會中發表。本書信將於二○○五年在泰澤的每週聚會,以及在歐洲或其他洲陸舉行的聚會中作反省的材料。

「上主對你們的計劃,是和平而不是災禍,令你們有前途,有希望。」 [1]

今天,很多很多人渴望和平的未來,因為人類要擺脫暴力的威脅。

如果有人充滿對未來的憂慮,並發覺自己停滯不前,其實在世界各地還有富有創作精神和創意的年輕人。

這些年輕人不讓自己陷於憂鬱的惡性循環中。他們知道,上主創造我們,不是要我們被動。對他們而言,生命不是屈服於盲目的命運。他們意識到,那能夠使人類動彈不得的,就是懷疑主義或挫折。

因此,他們以整個心靈力求預備一個和平的未來,而不是災禍的未來。超乎他們所知道的,他們經已使自己的生命成為一道光明,在自己四周照耀。

有些人在危機和衝突的境況中帶來和平與信任。即使考驗和失敗重壓著他們,他們依然繼續前行。 [2]

在泰澤的一些夏夜,天空繁星照耀,我們可透過打開的窗戶聽到年輕人。我們看到有如此眾多年輕人,不斷感到驚訝。他們尋找;他們祈禱。而我們對自己說:他們對和平與信心的渴望,就像天空的繁星,是黑夜中閃耀的點點光明。

在我們生活的時代,有佷多人問:信德是什麼?信德是對上主的單純信任,是我們一生裡,不可缺少的對上主無數次湧然重發的信心。

我們眾人可能會懷疑。我們無需因而感到憂慮。我們最深深處的渴望,是聆聽基督在我們心裡的低語:「你感到猶豫嗎?不要憂慮;聖神常與你同在。」 [3]

有些人驚訝地發現,即使心裡感到懷疑,上主的愛仍能實現。 [4]

基督在福音裡最初說過的其中一番話,就是:「心靈純樸的人是有福的!」 [5] 是的,那些朝著純樸,即朝著心靈的純樸與生活的簡樸而前進的人是有福的。

一顆純樸的心力求活在當下,迎納每一個為上主的今天。

純樸的精神不就是在寧靜的喜樂中,也在歡愉中照耀嗎?

一顆純樸的心不會聲稱獨自明白有關信仰的一切。它對自己說:「對於我難於掌握的東西,別人比我更加了解,他們也幫助我繼續上路。」 [6]

讓生活變得簡樸,這使我們能夠與最不幸的人分享,好能在有疾病、貧窮、飢餓……的地方輕減痛苦。 [7]

我們的個人祈禱也是單純的。我們是否以為祈禱需要喋喋不休? [8] 不是的。寥寥幾句話,即使是笨拙的,都足以把一切交託給上主,包括我們的懼怕和希望。

藉著把自己交付給聖神,我們將找到那條從憂慮走向信心的道路。 [9] 而我們告訴他:

「聖神,請使我們能夠
在每時每刻轉向你。
我們如此經常忘記你居住在我們之內,
你在我們內祈禱,你在我們內愛。
你臨在我們內,這就是信任
與不斷的寬恕。」

是的,聖神在我們之內點燃一道微弱的閃光。它是微弱的,卻在我們心裡喚醒對上主的渴望。而且,這份對上主的單純渴望經已是祈禱。

祈禱不使我們對世界漠不關心。相反地,沒有東西比祈禱更負責任的。我們越使自己的祈禱純樸和謙遜,我們越被引領去愛,並在生命中表達愛。

我們可在哪裡找到活出福音不可或缺的純樸呢?基督的一些話啟迪我們。有一天,他對門徒說:「你們讓小孩子來吧!因為天國正是屬於這樣的人。」 [10]

有誰能夠充份地表達出有些孩子能藉著信心而傳遞什麼? [11]

我們也會想對上主說:「上主,你愛我們;請把我們轉變為謙遜的人;請賜給我們在祈禱、在人際關係、在接納別人中……一份很大的純樸。」

耶穌基督來到世上,不是為了譴責任何人,而是為人類開闢共融的途徑。

兩千年來,基督藉著聖神臨在, [12] 而他奧秘的親臨在可見的共融中變得真實; [13] 這份共融聚集了所有蒙召走在一起的男女和年輕人,彼此毫不分開。 [14]

然而,基督徒在其歷史中曾經歷多次動盪:在那些儘管宣認相信同一愛的上主的人之間出現分裂。

如今當務之急是重新建立共融;不能不斷地推遲,直至時間的終結。 [15] 我們會否竭盡所能使基督徒感到共融的精神? [16]

有些基督徒沒有等待,已經在自己的地方彼此共融,很謙遜地,很簡樸地生活。 [17]

他們想透過自己的生活,讓基督臨在很多人身上。他們知道教會不是為了自己,而是為了世界而存在的,是在世界放下和平的酵母。

「共融」是教會其中最美麗的名字。在教會內,不可能互相苛待,卻只有澄明、由衷的仁慈、憐憫……而聖潔的大門終將打開。

福音使我們能夠發現這令人驚訝的事實:上主沒有創造恐懼,也沒有創造憂慮;上主只是愛我們。

藉著祂聖神的臨在,上主前來改變我們心靈的面貌。
而在單純的祈禱中,我們能意識到自己從不孤單:聖神在我們內維持與上主的共融,不是暫時的,而是直至進入永無止息的生命。

[1這些話是在基督降生前六百年寫下的。參閱耶29:11及31:17。

[2今年,隨著十個新成員國加入歐盟,很多歐洲青年意識到他們所居住的洲陸,經過多年的分裂和衝突後,現正尋求合一,並在和平的路上邁進。當然,緊張的狀態依然存在,還有形形色色的不義甚至暴力,都令人感到懷疑。但重要的是,不要在路上停下來:尋求和平是建設歐洲的基礎。但是,如果它的唯一目標是建立一個更強大、更富裕的洲陸,而且,如果歐洲抵擋不住誘惑而退縮在自己的疆界內,就不會引起人的關注。當歐洲向其他洲陸開放,與貧窮國家團結共融,它才完全成為自己。當它處於為服務人類大家庭和平的一個階段,它的建設才具有意義。因此,如果在年底舉行的聚會稱為「歐洲聚會」,我們更願意把它視為「信心在人間朝聖旅程。」

[3參閱若14:16-18,27。不管我們是否相信或懷疑,上主依然存在。即使我們內心感到懷疑,也不表示上主已離開我們。

[4有一天,杜斯托耶夫斯基(Dostoyevsky)在他的《筆記》中寫道:「我是一個懷疑和無信的孩子。可怕的痛苦曾使我失去並且依然使我失去對相信的渴望;這渴望在我靈魂中越是強烈,內心就出現更多對反的理由……我的『賀三納(歡呼之聲)』經過懷疑的考驗。」然而,杜斯托耶夫斯基也可寫道:「沒有東西比基督更美麗,更深邃,和更完美。不僅是沒有任何東西,而是不可能有任何東西。」即使那位天主的人揣測不信者與信者在自己內共存,他對基督的熱愛沒有因此而動搖。

[5瑪5:3.

[6即使我們的信心依然是脆弱的,我們不但依靠自己的信德,而且依靠那些先我們離去的人和我們四週的人的信德。

[7聯合國世界糧食組織最近刊登世界飢荒地圖。儘管在過去幾年有所進步,但仍有八億四千萬人忍受飢餓,包括一億八千萬名五歲以下的兒童。

[8參閱瑪6:7-8.

[9這條交付給主的道路可藉著一些簡單的、重複詠唱的歌曲來維持,例如:「我心靈平靜安憩在主內。」不管我們工作或休息,這些歌詠都在我們的心裡延續。

[10瑪19:14.

[11有一個九歲的男孩來與我們一起祈禱一週。有一天,他對我說:「我的父親已離開我們。我從未見過他,但我仍愛他,也在晚上為他祈禱。」

[12參閱伯前3:18;羅1:4;弟前3:16.

[13這共融稱為教會。在上主的心裡,教會是唯一的,是不可分裂的。

[14我們越走近福音,就越彼此走近對方。那撕裂我們的分隔將要終結。

[15基督呼籲我們和好,不可遲延。我們不可忘記他在瑪竇福音裡所說的話:「你們若在祭壇前,要獻你們的禮物時,在那裏想起你們的弟兄有什麼怨你的事……先去與你的弟兄和好」(5:23)。我們要「先去」,而不是「推遲到稍後的時間。」

[16在大馬士革,在考驗重重的中東,住了希臘東正教安提約基雅宗主教依納爵四世。他曾寫下這些驚人的話:「合一運動正在倒退。早期在教宗若望廿三世和阿忒那哥斯(Athenagoras)宗主教這些人物身上所體現具有先知性質的事件,還留下了什麼?我們的分裂使人未能認出基督來;而相反他願意看見我們合而為一,『好使世界能夠相信。』我們急切需要先知性的創舉,好能從曲折中帶出大公主義,我擔心大公主義正在處於困境。我們急切需要先知和聖人來幫助我們的教會藉彼此寬恕而皈依。」

[17一九八六年十月五日,教宗若望保祿二世訪問泰澤。他向我們的團體建議一條通往共融的道路,說:「藉著渴望自己成為『共融的比喻』,你們會幫助所有遇到的人忠於他們的宗派、他們的教育成果,以及他們按良心所作的抉擇,也更使他們深入共融的奧蹟,即教會是在上主的計劃中。」

Printed from: http://www.taize.fr/zh_article1594.html - 12 November 2019
Copyright © 2019 - Ateliers et Presses de Taizé, Taizé Community, 71250 France